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谭客

用北京话说事儿、咬理儿、找乐儿

 
 
 

日志

 
 

中国苦情戏流行是另一类“伤痕文学”  

2009-05-19 09:22:35|  分类: 燕山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浙江广电集团举办的“2009中国影视编剧塘栖雅集”论坛昨天在杭州落幕。在这次为期两天编剧论坛上,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特别指出,如今火爆荧屏的亲情伦理剧已经有些变味,进入了“三破一苦”(指:破碎家庭、破碎情感、破碎婚姻以及家庭苦难题材)的怪圈,“继母,继父,丑娘”等题材流行,这是一个十分不好的现象,应当杜绝扩大化。

为什么中国近两年“三破一苦”的苦情戏增多,且流行起来?我想,文学艺术创作是对社会生活的一种反映,没有无缘无故的苦与乐、喜与忧,希望中国的文化官员们能够遵循文学艺术创造的规律来看待这件事。任何行政措施都不能阻止文学艺术反映社会现实。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了,难道这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全是正效应,全给老百姓带来了福份?请不要代替老百姓回答,让老百姓自己回答。现在苦情戏增多,并且有收看市场,就是因为老百姓苦啊!九十年代国企的私有化改革,让三千国企职工一夜之间没了饭碗,因为他们没有事先进行过多技能培训,有的职工已经进入4050,在企业干了一身病,他们怎么活?那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有多少夫妻离散、家庭解体?多少女工被迫当“三陪”以求生存。而同时因集体经济解体出现的“三农”问题,给农民带来灾难。一些村乡基层的领导被所谓能人所取代,他们随意侵犯农民利益,造成两亿农民失去土地,流离失所,外出打工,进入血汗工厂、黑砖窑、黑煤窑、黑作坊,过起了牛马般的日子。还有,九十年代,三项福利:全额报销医疗制度、福利住房制度和免费的大学教育制度被市场化了、改没了,造成治病难、住房难和上学难,多少家庭因为治病,因为供孩子上大学一贫如洗,而住房市场化,又造成多少野蛮搬迁,让无数村民、居民失去家园,进入贫困……为什么苦情戏多,看看中国近十年的社会现实就知道了。

三十年前,中国的文学创作曾经进入一个“伤痕文学”阶段,好是也是苦情戏垄断了小说、电影和电视剧的创作,因为“伤痕”的太多、太消沉了,人们的情感非常压抑,可没办法,伤痕文学在那时得到鼓励,因为它符合全面否定文革的政治导向。官方没有批评,更没有禁止,而是高稿酬进行鼓励,保护创作自由,提倡文学艺术反映社会现实。其实,真正经历过文革的人知道,文革十年,只是在头两年有些混乱,而人人改造思想,也未必就是一种迫害,其中发生一些自杀和冤案都是个例。但伤痕文学都是知识分子的呻吟,他们受不了,要叫唤出来,你不能禁,所以,当时的人们虽然有些烦,还是容忍了这些苦情戏,因为毕竟文革中有些人受压抑、受迫害,挨过坏人整,应该让人家说出来,这也是一种公道。

现在苦情戏的出现和流行,与三十年前伤痕文学的出现道理基本是一样的,区别的是文革中受苦受罪的多是当权的走资派和一些知识分子,还有就是地富反坏右这些被共产党革过命的人,而文革期间,工农兵从来就没有被“伤痕”过什么,那是他们当主人的时代,就是吃了些苦,也是他们自觉自愿的,如大庆王铁人:“先生产,后生活”,他们把吃苦建设国家看成是一种自豪和幸福。但今天发生的苦情戏多是反映普通百姓的生活的,因为他们下岗了、失业了、没钱看病、没钱上学,被黑官和黑社会赶出家园……他们的灾难和苦难太多了,他们生活的道路越来越窄,他们的情感生活载满了深重,所以破碎的非常厉害、非常多。作家和剧作家都是有社会良知的文人,更何况今天有许多著名作家、剧作家都曾经下乡插过队、部队当过兵、工厂流过汗,他们同情工农,反映他们的疾苦,是他们的社会的良心,而老百姓爱看这些苦戏,也是间接反映出他们对当前社会现实的一些不满,希望中国的文化官员明白:文学艺术是一面反映社会现实的镜子,当这个镜子照出来全是苦与难时,你们应该把眼光投向今天的社会,在改变社会不公和丑恶现象上多一些作为,而不是怨这面镜子,或者蒙上它,或者砸碎它,如果那样做就太愚蠢了!

在这次影视编剧论坛上,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针对一些社会传言回应道:“大家一定不要相信这种消息,如果我们有相关规定,一定采取文件的形式,绝对不会用内部告知。我现在告诉大家,我们总局的文件从来没有用过‘禁’这个字。一般只是向电视台提倡播什么。” 也就是说,广电部局的官员们还知道不能轻易对文学创作用“禁”字说话,禁是禁不住的,也没有道理的。但在这次影视编剧论坛上,广电总局重点讨论了国内编剧的稿酬待遇问题,认为经过两年来的“维权”,国内编剧的待遇有了很大提高,顶尖编剧的稿酬可以拿到一集10万元以上。还有的向15万水平靠近的。我听出意思来了,他们是想用编剧稿酬作为经济杠杆,鼓励编剧们多出喜剧,多出正剧,多出反映建国60周年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人民幸福的戏,多出歌颂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戏——这可能是广电总局未来宏观调控的主要方式。钱可通神,钱也可以使一些人放弃良知,放弃社会责任感,放弃良心。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已经作出榜样了,有人希望今天的编剧们也识时务一些,只管富裕自己,不要再编苦戏了。

但我相信,中国作家和编剧们根在老百姓之中,有他们自己的人文深度和人性责任,他们仍然会用自己这面镜子客观反映今天中国的社会现实,而中央也时刻在关注着老百姓的生活疾苦,希望中国一切都会好起来,到那时自然喜剧不用鼓励也会多起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