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谭客

用北京话说事儿、咬理儿、找乐儿

 
 
 

日志

 
 

寂寞范冰冰幻想陈冠希美化了艳照门  

2009-09-28 08:50:53|  分类: 燕山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香港发生艳照门后,中国的娱乐界就发生了超级地震,被艳照相牵连的明星玉女们纷纷玉碎,直到现在阿娇仍然在哭泣,张柏芝萎缩在家中不敢出来,而惹这场大祸的陈冠希直到现在才敢露面,可他们再也无法像过去一样在娱乐圈里大把大把地赚钱了,这都是艳照惹的祸,艳照无情暴露了明星们的“淫私”,让他们成为名闻天下的淫贼浪女,每天一睁眼就接天下的唾沫星子,我们真是很可怜他们,我们真是很想救他们,可我们使不上力,因为艳照的羞辱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只能眼看着他们在亿万唾沫星子中淹没……都是靓女帅男啊,这也太可惜了!!!

可没想到,挽救艳照门众星的贵人竟然是范冰冰。最近,大陆“话题女王”范冰冰与黄觉手挽手从北京一路走到广州,为电影《麦田》造势。26日,两人再次在广州上演亲密戏,黄觉更称“很多人08年的符号是奥运,我08年的符号是范冰冰”,而范冰冰用来形容两人关系的句子则是“两个寂寞的心灵有了touch”。总之,两人大晒亲密……

同时,范冰冰还大晒《麦田》中与王学圻的那场用布抹身的“情欲戏”。她表示在一部电影里如此表现情欲的场面,是非常美的,一定要导演有文化才能拍得出来。此外,她还开玩笑地说,由于自己老是一个人对着空气在演独角戏,所以每次演的时候脑子里都要想几个喜欢的明星,例如吴彦祖、陈冠希……哎哟,妈呀!淫贼陈冠希竟然是范冰冰的YY偶像……我想,艳照门众星翻身的日子不远了!有范冰冰出面美化他们,他们就可以擦干净身上唾沫星子重新复出了,因为范冰冰的能量相当大,救人于危难之中,属于舍生取义之举,我们太佩服了!

更重要的是,范冰冰的作法相当有技巧,比如,她先是抛出“寂寞说”,说演《麦田》这部电影,她“演的不是电影,是寂寞” 当记者问她的“寂寞点”在哪里的时候,冰冰说了很长一段告白式的话:“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吧。我身边有很多疯丫头,平常都处于互相撕打状,白天总是很热闹,有无数人和你在一起;但到了晚上,特别是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就和白天的喧闹形成了极大反差,每当这个时候自己的内心都很伤感,尤其是在封闭空间里……”她话还没说完,黄觉在一边抢着说:“这就是一个女明星的内心独白啊。”什么是寂寞?说白了,就是没男朋友,一人独守空房,夜半辗转反侧不可入眠,女人在寂寞中意想的全是白马王子,而陈冠希就是范冰冰寂寞是想像的白马王子,这不是美化是什么?

再有就是她借说《麦田》中“情欲戏”,说这场戏如何美,拍的如何有文化,拼命美化男女之情欲,而情欲的泛滥正是艳照门的核心,也就是说情欲艳照门其实是很美的,很有文化的,没看陈公子边享受美色,边进行艺术拍摄嘛?

而范冰冰在提到陈冠希时,让吴彦祖与之并列,这也很技巧。吴彦祖是美男,不知是多少女人心中的偶像,把他与陈公子并列,自然就等于承认陈冠希的美男地位,陈冠希是艳照门的祸首,他如果被美化为天下女人想像的美男帅哥,那艳照门还丑嘛?

更重要的是范冰冰,这么公开地将陈冠希定为自己的激情偶像,独守空房时念想的白马王子,就等于加入到阿娇柏芝的队伍之中,严格的讲,只是后备队伍,而阿娇和柏芝早已经领受过陈大帅哥的床的之欢了,而范冰冰还在意淫阶段,这么一看,阿娇和柏芝是幸福的,过去有先睹为快之说,其实也有先淫为福之心里美。这么一来,阿娇柏芝也被美化了,范冰冰确实厉害,她的参与立马让艳照门不再憋屈,给艳照门明星们送来了希望和光明,真是善莫大焉!!

范冰冰为什么是大陆上的“话题女王”?我们过去一直错以为是她太漂亮惹的祸,可通过最近范冰冰为《麦田》造势,将内心想念陈冠希的寂寞独白全公布于众的作法,我们才知道,我们不八卦范冰冰对不起她,因为她总是能够让公众意外,什么娱乐题目都敢出,她娱乐大众的本事谁也比不上。

 

  评论这张
 
阅读(2778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