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谭客

用北京话说事儿、咬理儿、找乐儿

 
 
 

日志

 
 

赵本山狡猾避开曾教授设的三个话语陷阱  

2010-04-13 11:54:18|  分类: 燕山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在电视剧《乡村爱情故事》研讨会上,作为出品人兼导演的赵本山在虚心征求不同意见时,没想到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强使话语权,当即用“文艺批评”给赵本山设了三个话语陷阱,赵本山岂能上这个当,会场上与教授意见对驳起来。可人们常说:话多有失。人家批评你赵本山是预留下话语陷阱的,你赵本山长篇大论,唾沫星子乱溅,不怕往里掉嘛?其实赵本山非常聪明,他通过避重就轻、转移命题和偷换概念成功躲过了教授设置的三个陷阱,把教授抢白的不善,让专家教授们明白,“高贵者最愚蠢,低贱者最聪明”的至理名言,同时也让我们对赵本山农民式的狡黠叹为观止。

曾教授设的第一个陷阱是:他批评说:《乡村爱情故事》展现了农民生活的很多场景、片断,但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其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扁平化、不够典型,没有时代背景下共同群体的特征。也就是说,没有时代真实,人物不够典型。什么是时代真实?什么是时代背景下共同的群体征?曾教授没说明,我这里给说明了,就是“三农问题”造成的农村破败,县乡村三级黑官霸占农民土地收益,造成两亿农民破产,沦为血汗工厂的奴隶。还有就是因工业污染农村山不再青,水不再绿,生态灾害和自然灾害轮番袭击农民……让赵本山的电视剧反映这些时代真实,反映这样背景下农民生活的苦难,赵本山的电视剧还卖的出去嘛?这不是陷赵本山的陷阱嘛?二是曾庆瑞教授说,就赵本山的农村题材电视剧而言,应当依据农民生活的变化,来展现他们真实的喜怒哀乐,从而记录他们真实的生存状态和文化心态,这样才能震撼人们的思想,感染人们的心灵。“电视剧绕开真正的现实生活走,其实是一种伪现实主义。本山先生应该抓住更广博、更深层的东西,敢于揭示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冲突,这样的作品才能流传下来,长留艺术史。”也就是说,赵本山的乡村系列电视剧没有生活的真实,是故意绕开了现实生活,制造伪和谐、伪幸福。什么叫“更广博、更深层的东西?”什么叫“揭示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冲突”,不就是怂恿赵本山用电视剧讽刺腐败,让赵本山揭露农村的贫富矛盾和种种黑暗嘛?这个风险太大了。如果说前一个风险是让赵本山的电视剧卖不出去,那后一个风险就是让赵本山给自己招祸,第二个陷阱更阴!三是曾庆瑞教授对“本山喜剧”也提出质疑。他认为真正的喜剧应当以现实社会中的矛盾为基础生发出来,而非像《乡村爱情故事》等剧所展现的那样,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如结巴)。“这样博得的笑声缺少爱和悲悯的情怀。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怀。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也就是说,严格讲赵本山搞的不是喜剧,而是为逗乐而逗乐的丑角表演、低俗杂耍,那不是戏剧艺术,更不是喜剧艺术。这也是个陷阱,因为这是用高雅诱惑赵本山失去自己原有的艺术风格,丢弃自己的庞大的观众群和票房,这是给赵本山指瞎道,是让赵本山事业走向破败的一条道路。

曾教授的批评完成后,赵本山没沉默和虚心——人家给你下了三死套,你在装孙子就真成孙子了,所以赵本山当即不客气地对曾教授的批评进行了反驳。赵本山非常机智,他没有选择曾教授的“时代真实”、“背景真实”、“现实生活”“塑造典型人物”等这些陷阱话题,他从反高雅入手进行了反击,他清了清嗓子,说:“首先我要说,我从来都不是高雅的人,也从来没装过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而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高雅是从民俗进化来的,没有大俗就不会有大雅。”其实教授的主要观点里没有高雅和低俗的表述,只是希望“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可以说赵本山通过避重就轻,成功用转移命题躲开了曾教授设置的话语陷阱。

紧接着,赵本山的把会场人们的注意力从高雅和低俗之辩引向他最为熟悉的农民生活,以反对教授对他反映农民生活不真实的批评,他长篇大论地说:“我不是拒绝高雅。我们都想高雅,但我在高雅这块地上没有活过,我的生活圈子(就是这样)。高雅不能和低俗相对,俗和雅应该是一条道上的,大俗即大雅。我们必须经过一个大俗的提炼,才知道雅是什么。我也想高雅,直接就进入宫廷,但它不是我的生活。这位教授提到的农村生活,我想知道,您熟不熟悉农村生活?农村到底什么样?您去没去过?您体验过吗?如果没有发言权的话,那考虑好再说。我来是想找一服对我有好处的药,别给我开一服药我吃了就死的。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 赵本山越说情绪越激动,音量也越来越高……其实他思维清醒的很,他把教授讲的农村生活的真实,偷换成对农民实际生活的熟悉。“生活的真实”在艺术论里是个专用词,即讲实际发生的生活应该是与时代真实和社会背景真实相联系的生活,即符合时代逻辑与在特定社会背景下的生活真实。可赵本山讲的是,农村的农民的实际生活,这与教授讲的是两个概念。这是赵本山的狡猾之处。他这种狡猾也反映在他的乡村系列电视剧中,即他用农村生活细节的真实,来替代现实生活的真实,让人觉得从乡村人物的言谈举止,到生活背景和生活习俗细节,太像农村了!可实际与现实生活的真实是两码事。

赵本山进行这一概念替换后,竟然以攻为守地说:“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就不要唠农村了,如果唠城里的事,我赶紧缴枪不杀。”赵本山用他的长篇大论转移了教授的主要观点,偷换主要概念。教授讲的时代真实和现实生活的真实他没回答一句,他用一句教授不生活在农村,怎么知道生活不真实?他没权力说这话——成功地把教授的嘴封死。

最后,赵本山还对曾庆瑞教授认为的收视率让赵本山“迷糊”的观点进行了反击。赵本山回应道:“不强调收视率的存在,就是污蔑存在的价值,电视为谁做的?为高雅做的吗?是为大众、为百姓做的。当然一部作品会存在很多问题,我们会从心里接受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要把我导偏了,不如您自己写个剧本,自己拍一个,如果您拍的那个收视率比这个高,我当时就给您跪下。我没迷糊,之前住院那么长时间我迷糊一会儿就过来了!我就是为了不迷糊才到这来听心里话、善良的话。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能把全国那么多观众弄乐了,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可实际上,这又是赵本山一次概念替换,因为教授不让赵本山沉浸在收视率的“迷糊”中,意思是,收视率不等同于艺术价值,收视率只是影视剧成功与否的商业尺度,《三枪》票房也不低,可艺术其实是失败的。可赵本山却把收视率的价值说成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成功,“如果一个人能把全国那么多观众弄乐了,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这话很收买人心,可实际上与教授讲的意思是大有歧意,但他用煽情成功的屏蔽了教授的观点。可以说,教授的批评和观点太专业了,而赵本山的反驳太通俗、太煽情了,所以,教授折在赵本山这里也是没办法的事。

曾教授的“艺术批评”很有专业水平,可他忘记了他的批评对象是一个农民,他有天生的狡猾,又极有擅长演戏,同时已经具备商人的思维能力,他小看了赵本山。曾教授这人不错,他不较劲,既然他的批评没陷住人,说对方不专业听不懂,不如说自己技不如人,所以,自己给自己搭个台阶往下走:“既然是文艺批评,就要讲究科学,既说优点也要说缺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刚才的话就当是爱管闲事的人说的一些闲话吧!”看来批评赵本山,特别是给赵本山下套的人不管专业地位多高,在赵本山这里都没有好下场。

请不要怪赵本山恼怒,因为教授的话触及到了赵本山个人的自尊。赵本山一直自认为是农民的代言人,最想为农民立传,而现在却被人认为是“逢场作戏”,是依靠闭门造车的“伪现实主义”来博取高收视率,本山大叔当然要“冲冠一怒”了。另外,用三个话语陷阱陷害本山传媒这不是件小事。如今,谁办事业不是迎合社会,办文化产业更要讲究奉迎主旋律,赵本山就是生产笑声的公司,难道生产笑声必须讽刺现实嘛?实际证明,谁走这条路,只能是越走越窄,把自己走死。郭德纲与于谦就是拿双方父母祖宗开涮逗乐,也不牵扯现实一句话,前些日子有徒弟不听话,到天津演出去,为讨好天津观众调侃北京国安足球两句,结果德云社被北京球迷围了好几天,郭德纲都快趴地上磕头谢罪了……现在,张艺谋不讽刺现实了,冯小刚也不讽刺了,姜昆也不讽刺了,郭德纲就是天天拿古人开心,也不着惹现实生活了,凭什么让赵本山反映真实的农村,界入现实矛盾,用讽刺现实生活来冒险?本山传媒现在关系几千人的饭碗,难道让它倒闭,大家全下岗嘛?

赵本山过去就是一农民,是奋斗了二十多年才有了今天,而赵本山在这过程之中已经相当成熟,他表面上朴实无华,姿态很低,其实办事粗中有细,账算的清楚,对政治、对社会、对商务、对人际交往都有自己的把握。研讨会开始前10分钟,赵本山到场,挨个儿与到场的专家、学者、媒体记者握手致意,嘴里还不停说着“谢谢”。让人感到本山大叔的朴实与谦逊非常到位,给足了学者们面子。在研讨会开始时赵本山的“肺腑之言”也很“肺腑”: “现在国家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我们本山传媒集团如何做大,前方的路如何走,很希望专家提出意见,同时给出批评和提醒,多批评、少夸奖!我这个人抵抗力很强,非常能接受批评。”“在公司,周围的人天天都说好话,我今天就想听‘坏话’和真话。我永远感谢让我经受磨难的人和给我批评的人。” 如果大家知趣捧赵本山的场,肯定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如果有人不知趣,借机说“坏话”,设陷阱,那赵本山的虚心和言路大开就是引蛇出洞,曾教授不暗世故,却又乱耍聪明——他给赵本山设置话语陷阱,即你不反对就等于是默认,如果反对,就是入套,越辩越往里陷。可赵本山没有默认,同时,避开话题陷阱,狠狠的鞭打了教授一通,太厉害了。近两天听说,《乡村爱情》还要拍之四,曾教授听到后肯定会摇头,曾教授的话全是白说了嘛?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不是白当的,听说,中国目前各级电视台的几乎所有的主持、编导,甚至电视剧的编导和主演都听过曾教授的课,影响甚大。所以,他被赵本山抢白了一通好像是下风,其实“伪现实主义”这个评语已经嵌到赵本山电视剧的骨头缝里头去了。

赵本山肯定不服,曾教授又何曾服气,所以我们期望曾教授的上智与赵本山的下智再进行一次正面交锋,让我们看看,专家+教授的严谨和农民+商人的狡黠哪个更厉害一些,我们也从中学点东西。

 赵本山狡猾避开曾教授设的三个话语陷阱 - 燕山谭客 - 燕山谭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801)|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